龙遥地>福建>漳州>游记/攻略>正文

#书写家乡#南靖土楼一日游

作者:大獬行走2015-04-2225967

景点:

土楼建筑遍布福建漳州市南靖、华安、平和、诏安、云霄、漳浦等县山区。2008年7月8日,福建土楼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化,从此名声雀起,扬于海内外,游人纷至沓来,遂成旅游热点。今年元月8日,俺从厦门5码头出发,乘车...

土楼建筑遍布福建漳州市南靖、华安、平和、诏安、云霄、漳浦等县山区。2008年7月8日,福建土楼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化,从此名声雀起,扬于海内外,游人纷至沓来,遂成旅游热点。今年元月8日,俺从厦门5码头出发,乘车约三个小时,到达漳州市南靖县的土楼景区,在福建土楼游客中心前面的小店吃了一餐还算不错的中饭,就开始了俺慕名已久的土楼之旅。


漳州土楼

漳州土楼,以历史悠久、数量众多、规模宏大、造型奇异、风格独特而闻名于世,被誉为“神话般的山区建筑”。土楼以生土为主要材料,掺上石灰、细砂、糯米饭、红糖、竹片、木条等,经反复揉、舂压、夯筑而成。具有聚族而居、防盗、防震、防兽、防火、防潮、通风采光、冬暖夏凉等特点。土楼一般高三至五层,一层为厨房,二层为仓库,三层以上为起居室,可居住200至700人。土楼起源于唐朝陈元光开漳时的兵营、城堡和山寨,是闽南地区自唐以来“外寇之出入,蟊贼之内讧”的特殊社会环境的产物。

南靖土楼

  福建南靖土楼游客服务中心。 

  游客服务中心的照片翻拍

 

南靖土楼成千上万,堪称“土楼王国”。这些土楼大小不一,形状各异,除常见的圆形、方形外,还有椭圆形、五凤形、斗月形、扇形、交椅形、曲尺形、八卦形、围裙形、塔形、合字形、凸字形、前方后圆形、套筒形、雨伞形、方圆结合形、马蹄形等,并且拥有最大、最高、最古老、最奇特的土楼和蔚为壮观、美不胜收的土楼群。日本建筑学家茂木计一郎誉为是“天上掉下的飞碟,地上长出的蘑菇”,联合国科教文组织顾问史蒂汶斯.安烈称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神话般的山区建筑模式”。

参考消息曾报道说,美国卫星发现中国在福建某地某地部署新型导弹发射基地,后来查明竟是福建民间两三百年前建的土楼(村落)。这个说法被当地的导游向一批批的游人一遍遍的灌输后,似乎成了一个真实的新闻。俺以为这依然不过是个浮云般的传说,是导游为导游词增添色彩的一种假说。至于许多人仍然相信,一是因为中国的导弹的确为数众多,二是因为对美国的间谍卫星我们知之甚少,三是因为游人的辨别能力不是很高。不过,听导游满嘴跑火车的解说,有时也是一种旅游乐趣,至少在车上昏昏欲睡的时候能提一下精神。如此而已。 

田螺坑土楼群

俺到的第一个土楼景点,就是被称为“四菜一汤”的田螺坑土楼群。站在公路上俯看下去,四个圆形土楼围着一个方土楼,恰似酒席上的四个菜盘和一个汤碗。

 

田螺坑“四菜一场”是福建土楼申遗时的名片。土楼群由1座方形、3座圆形和1座椭圆形共5座土楼组成,居中的方形步云楼和右上方的圆形和昌楼建于清嘉庆元年(1796年),以后又在周边相继建起振昌楼、瑞云楼、文昌楼。五座土楼依山势错落布局,在群山环抱之中,居高俯瞰,像一朵盛开的梅花点缀在大地上,又像是飞碟从天而降,构成人文造艺与自然环境巧妙天成的绝景,令人叹为观止,是民居建筑百花园中的一朵奇葩。2001年5月被列入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08年7月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

福建土楼申遗名片上的田螺坑“四菜一场”,拍得的非常的漂亮,不像俺这样拍得灰不溜秋,一点味道也没有。对土楼申报世界文化遗产进行前期考察的美国专家内维尔.阿格纽认为“是我所见到的与周围环境相协调的民间建筑”,中国文物局、古建筑保护专家组组长罗哲文评价“看似千篇一律,实则不拘一格,各具特色”、“是世界建筑史上的奇葩”,上海同济大学教授路秉杰带领师生完成《福建南靖圆寨实测图集》后说:“没有看到南靖田螺坑的土楼群,不算真正看到土楼。

 

  田螺坑“四菜一场”仰视。

 


俺看的第二个土楼是被叫做“东歪西斜楼”的裕昌楼。 

  村口的石头上刻着五A旅游景区标志。

 

  裕昌楼所在的下坂村

 

裕昌楼,位于漳州市书洋乡下版寮村上节社,建于元末明初(约1368年),是目前已知最古老又最大的圆楼。高5层18.2米,每层54间,共有房270间,占地2289平方米,建筑面积6358.2平方米,土木结构,通廊式圆楼;第一层墙厚1.8米,往上逐层减缩10厘米。楼内墙体均以杉木筑建。坐西朝东,为观音坐莲穴位。

 

裕昌楼的第一个看点,是楼内支柱左倾右斜。所以裕昌楼也就被叫做东歪西斜楼,因楼内三楼四楼回廊支柱朝一个方向(顺时针)倾斜,五楼回廊支柱又朝另一个方向(逆时针)倾斜,最大的倾角达到15度,似乎只要一阵风吹过来,它们就会轰隆一声倒下。但是裕昌楼建成600多年来,经历多次地震,经历无数风雨,有惊无险安如山。

 

裕昌楼的第二个看点,是五行道造型。裕昌楼初为刘、罗、张、唐、范五姓族人共同兴建居住,故整座楼设计为间数不等的五大卦,大卦13开间,小卦9开间,每卦设一部楼梯,外墙设五个瞭望台。五姓人家,五层结构,五个单元、五行排列,体现祈望五谷丰登、五福临门的美好愿望。

裕昌楼的第三个看点,是屋内有井。裕昌楼除了大天井有水井之外,后半楼的每家每户的一楼灶间,都有一口水井,深约1.5米,直径约06米,井水清洌,水源充盈,拿起水勺伸手即可打水。俺进去一户人家看了看,只见井内黑骨隆冬的,也没看出什么名堂来。

 

裕昌楼的第四个看点,是楼中有厝。裕昌楼与田螺坑土楼不同,祖堂不在大门对面的大土楼一层,而是在大天井中心建了一座单层祖堂。  裕昌楼祖堂有三个门:正门为喜门,喜事、祈神由此进出;左为生门,祈愿孩子平安有作为,由此进出;右为死门,办丧事由此进出。  祖堂前面用河卵石铺成一个大圆圈,根据金木水火土等分五格,形状各异,煞是好看。

 

现今的裕昌楼简直成了一个大集市,原先用作厨房的一楼全改造成了卖乌龙茶和各种旅游纪念品的小店铺。一进入楼内,即感觉人声鼎沸,多年来积累起来的对土楼向往之情顷刻间化为乌有。

 

 

裕昌楼依山临溪,环境幽静,现有刘姓18户110人居住楼内。远远的,静静的看着古老而巨大的建筑奇迹,俺心中的仰慕之情由然复生。

 

  裕昌楼所在的书洋镇下坂村

 

  裕昌楼所在的下坂村

塔下村

俺的南靖土楼之行的第三站是书洋镇的塔下村。在塔下村,除享受幽闲之外,最大的看点当然是被称为张家祠堂的德远堂,它是世界遗产福建土楼的重要组成部分。

塔下村在书洋镇西部,是漳州著名的侨乡,也是首批15个中国景观村落之一。这个村的历史悠久, 建于1426年,现有300多户人家,土楼沿河而建,并非常均匀地分布在两岸,土楼形态丰富,有常见的方形、圆形土楼,还有围裙形、曲尺形土楼,最独特的是还有浙杭水乡模式单院式土木、砖木结构的吊角楼,形成大楼带小楼、高低错落布局的奇妙景观。


   村子里有接待游客居住、吃饭的宾馆、饭店。


塔下村山环水绕,环境优美,被称为“闽南小周庄”,是一个中国典型客家村落。这里两座自南而北的蜿蜒大山,如巨臂揽住一道生机勃勃的峡谷,山中古木参天,碧绿如黛;竹林茂密,翠接云天;林阴深处,青气浮浮;淡淡霭雾,划出几道弧线,托出村落恍若蜃楼的起伏檐角。一道弯弯曲曲的山溪从峡谷中穿过,溪水快快活活地流淌,水色清明澄碧。清纯如酿的空气,让人嗅出许多逝去的年代,追寻历史行走的印记。

 

  村子里,很特色的路灯,路灯下晾晒的是农家小菜。


张氏家庙

元末明初,张姓入闽始祖张化孙派下九代孙小一郎偕妣华一娘由永定金沙蕉坑迁广东大埔,又迁至紧邻永定的马头背张屋坪。后移居平和小溪打铁,生二子,小一郎和长子留居小溪,华一娘携次子光绍迁回张屋坪,明代宣德元年(1426年)肇基塔下,当时这里还是一片荒谷,满山荆棘,他们辛勤劳作,经历代子孙的耕耘,逐步奠下基业。

 

为敬奉先祖,弘扬祖德,塔下张姓族人于明朝后期在村庄东面山坡、肇基始祖原住地上建造了“张氏家庙”德远堂。家庙后面是一片眉月形斜坡的草地,宛若天然地毯。草地连着一片葱郁的风水林,树林随着山峰向上延伸,直入云天,风吹林涛,气势磅礴。

 

家庙前是一口半圆形池塘,塘中鱼儿遨游,庙宇疏影,给人增添了幽美的意境。池塘前边两侧石坪上耸立22支高过10米的石龙旗杆,杆柱浮雕蟠龙,腾云驾雾,势欲腾飞。

 

张氏家庙德远堂已有400多年历史,1996年就列入省级文物保护单位,这座设计精致、古朴典雅的“二进建筑”,也留下许多民间艺人的杰作,让人从中体味出神奇的文化魅力。其正面古式牌楼上是彩色瓷片镶嵌的双龙戏珠,形象栩栩如生。

屋脊上的各色瓷片剪黏的浮雕,有三国志、八仙、封神榜等历史流传人物;有龙、虎、狮、麒麟、凤凰、雉鸡等珍禽名兽;有牡丹花、山茶花、兰花、菊花等花草。百兽争鸣,百花争艳,构图精巧,形神兼备。殿内雕龙画凤,木石装饰富丽堂皇,别具风格。

 

 

 

 

 

 

 

大殿横梁上镌刻着宋代朱熹的警世名言:“子孙虽愚,诗书不可不读;祖宗虽远,祭祀不可不诚。”大厅两边红柱上写着清太守张翱作的取材于张姓家族历史名仕的一对长联:“得姓由轩辕大儒一人铭垂二篇扶汉三杰功高四相束力封五虎博物六史貂冠七叶犹是清河旅派,扬名显奕祀位列八仙鼎甲九成平兴十策忍书百字金鉴千秋青钱万选道灵亿尊依然文献宗支。”上下联78个字嵌入“一至十百千万亿”数列,含14个典故,其中“忍书百字”是唐代张公艺九世同居的家范。

 

德远堂前竖立的石龙旗杆,阴镌姓名、世次、功名、年代科次、官衔品位爵位及立石龙旗杆的年代等文字。文官的石龙旗杆顶端饰物多雕毛笔锋,武官则镌坐狮,给人以静穆、严肃、荣耀的感觉,成为一道稀世罕见的文化绝观,人若身临塔下,就能领略到一股浓浓的文化气息。

 

 

顺昌楼

随着家族的兴旺,人口的增长,原来居住的土茅屋已不适应聚居需要,特别是闽西南一带山高林密,盗匪猛兽时有出没,民系之间和村落之间的争斗也时有发生,于是,张姓族人沿着沟谷两旁,建造了一座座集居住、防御等功能于一体的围合型土楼建筑。

 

 

楼前屋后铺就的卵石小径,被人们的足迹磨得圆润,细雨轻烟,闪出柔和的光泽。走在塔下河边的小路上,空气清纯,让人嗅出许多逝去的年代,追寻历史行走的印记。一两队农户放养的鸭子,正悠闲地划著水。 游荡其间,很有超然世外的恍惚之感。

 

 

村中那条奔流不息的溪流,每天都把清澈和洁净送到家家户户,这条与村民息息相关的溪流,建国前从村头到村尾只有三座木桥。若遇山洪暴发,木桥被冲毁,只相隔30多米宽的两岸村人便中断过往,后来在热爱家乡的侨胞资助下,溪流上建造了11座石拱、钢筋水泥桥,使两岸村庄衣带相连。小桥流水、土楼人家,把塔下村装点得分外妖娆。阳光灿烂的清晨,村妇们提着木桶,领着孩子,到溪边洗衣,把鲜艳的色彩和款款的谈笑声一起流进水里,闪闪烁烁。

 

 

小桥流水,每隔不远就有一条小石桥跨越两岸,那水中倒影的小土楼错落别致,那岸边是色彩斑斓的树林,那水边村妇浣洗的锤声水声悦耳动听 。让人们感受“枕水声入梦,踏涟漪醒来”的美妙梦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