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遥地>广东>深圳>游记/攻略>正文

蓝汐,爱上一场微旅行

作者:菜菜行走手记2013-11-259009

我在深圳居住了20多年,从未真正爱上这座城。我始终在刻意与之保持距离,就像力图面对“城中村”竖起一道护城墙。20多年了,我有我心中的城,但它不是深圳,直到……这一刻,蓝汐发现了我,而我又在它的启发下,重新...

我在深圳居住了20多年,从未真正爱上这座城。我始终在刻意与之保持距离,就像力图面对“城中村”竖起一道护城墙。20多年了,我有我心中的城,但它不是深圳,直到……这一刻,蓝汐发现了我,而我又在它的启发下,重新发现了深圳这座城。

这是一场不期然的城市旅行,也是一场从心出发的微距旅行。

我的家就在深圳,几乎从未在市区住过酒店。哦,仅有过的一次,某年暴雨泛滥,整座城都淹了,我们被困在南山,回不去福田,滞留在某酒店一晚。但这次完全不同,有点抽离的异样和兴奋,因为熟悉的城,陌生的地,新鲜的出走——一个离家6公里之外,打车只需25元的地方,我要在这里——城中的一家精品酒店,度过一个初冬的周末。这酒店的名字,超凡脱俗,美得诗意,曰:蓝汐。

蓝,染青草也;汐,从水,本义晚潮,《东海渔翁海潮论》江湖之水归之沧海,谓之汐。

 

从车库初入电梯间,即为暗沉古雅的木色所击中,心中立刻涌起欢喜,无论是低调的云海潮汐木雕浮刻,如翻卷一朵朵蓝莲花般绽放,抑或静静置于走廊的青花粗瓷,无一不暗扣“蓝汐”二字。真正的格调,难以准确言述,说的出来唯恐流于俗气。我也相信眼缘,这一眼望去,便知投契几分。

酒店虽小,窗明几净,大堂敞亮,功能紧凑,兼具传统与现代的建筑美学。电梯一侧的天井,自然光线洒下,麻帘遮挡,朦朦胧胧,池水与枯枝,营造出“犹抱琵琶半遮面”的中式含蓄之美。前台一盘未完的棋局,猛地看去,执白自顾不暇,忙着补漏,但仔细观之,又有不少“气数”,执黑围剿不及,恐反伤其身。我不谙棋艺,自是不敢妄言。取了房卡,上房间去。

702是我的房间号。整个酒店只有57间客房。我的房间在7楼走廊的尽头,走廊一侧是客房,另一侧则是玻璃连窗,光线很好。打开门,古色古香,一屋子初冬的阳光争相涌进来,倾洒在木地板上、布艺沙发上、暗绣纹被套上……阳光从窗格中透过,像是跃动的音符,律间兰花灵动,青铜器发出远古的气息。这座城市一向四季不分明,夏天几乎就是一整年了,秋天短得不留神一眨眼就溜过去,抓也抓不住;而今天的天气则好得让我想起北国明媚的秋日。

临风站在宽大的阳台上,远望氤氲的水面所映射的晃动霞光,陷入放空境界。视线所及之处,是我来过很多次的欢乐海岸,某商家的招牌巨大而刺眼。每次同家人都匆匆的来,匆匆的走,第一次能够放慢脚步,躺在室外大榻榻米上,从容欣赏曲水湾的景色,而且还是居高临下的别致角度……这房间这酒店具有一种神奇的魔力,仿佛城中一个独立隔绝的王国,随着“啪嗒”关门声,将世俗的一切嘈杂喧嚣推之门外。

悠扬沉缓的大提琴声飘上楼来,夕阳缓缓低垂,屋内披上一层金色,我在寻找我的城。

 

爱书之人,大多喜静。

蓝汐,是热闹的欢乐海岸之中的一方静隅,闹中取静。用心写书的人,贵在觅得知音,要先打动自己,才能打动读书的人;用心设计酒店的人,应该也是一样的吧。

蓝汐的用心之一,体现在书。

水栖餐厅用餐归来,床头多了一本书、一张优雅的书签,以及一张“阅读管家”的小卡片。如果愿意,写好卡片或者致电前台,便会有一本我喜欢的书翩然而至,阅读管家帮忙挑选的。我自己带了一本北岛的《蓝房子》,便没有劳烦阅读管家。

 

书吧设在一楼。布满整个大墙面的木头书架分立两侧,见到梦想的大书架,我按捺不住的激动。略扫了一下陈列的书,光从书名上看,绝大部分都很好。放在最高层的几本大部头,很有兴趣见识一下,无奈我踮起脚尖也还是够不着,随他去吧。挑了两本轻松的河童,一边品尝美味精致的下午茶点。点心是用中式传统的盆景架盛来,心思精巧,共三层九份点心,惟桂花马蹄糕双拼是中式甜点。据闻西点由华会所现做,再端来书吧,为的是新鲜可口。另一端书架有一张“泼墨”案几,上有宣纸、砚台和狼毫,被人先行占了,披着外套闭眼小憩,我就没走过去卖弄我那生疏已久的毛笔字。

书吧沉淀了蓝汐风雅的气质,乃静中之静。

 

精品酒店,处处体现一个“精”字。这精,不在于“小”,而在于“品”,即“格调”。不光体现在房间设施的细节,比如JBLiPhone PortFerragamo的洗浴用品,而且体现在餐饮的味道和用料上。

二楼的水栖餐厅,取栖息水泽之意。晚餐套餐共十道菜式,包括冰皮猪手、竹笙肉汤、油泼鱼片、鸡扒沙律等等,适合商务宴请,主宾平等,不用分菜,也避免了浪费。自认也是个口味刁钻的,可水栖餐厅的出品几乎无可挑剔,连辛辣也恰到好处。

窗外,华灯初上,夜色迷离。水秀剧场的表演开始了,音乐延绵不绝,焰火在风中飞舞。有点凉的夜,热闹了一天的欢乐海岸在脚下逐渐沉寂——我从未试过在自己城市的市中心旅行,而今天,突然,仿佛一个不曾认识的深圳在眼前一点点展现,让我,有几许莫名的感动。

 

蓝汐,虽然独具一格,但非孤立存在。她与欢乐海岸乃至华侨城是浑然天成的。

几年前,我曾在《深圳地标》这部纪录片中直言,自己虽在这里长大,并不眷恋她。但当年有个想法没说出口,哪怕我再不爱深圳这座城,我也很爱华侨城这地界。她是深圳的地标之一,如同我心中寻找的那个城。

 

在蓝汐的第二天,我去了对面的O’Plaza闲逛。这商场初具规模,还有待商家进驻。进门便看到一楼专门辟出一块区域作为公共艺术展厅,一些名家大作在此展出。

妹妹头作为10后的新生代,无比开心地在光洁如镜的商场地面翻滚爬行。我不去管她,也没工作人员前来干涉,由她自娱自乐。两岁的她有她自己对艺术的理解和认知,对着画幅念到,“爸爸、哥哥、姐姐、弟弟、妹妹、妈妈”。而对于她的“行为艺术”,我将之起名为:艺术源自爬行。宽容和自由,从来都是深圳这座城最可爱之处。

走出户外,迎面一片开阔的水域。阳光暖暖的,洒在身上,微风吹动墙角的枝叶;不远处,小孩子在石滩岸边玩耍嬉戏。我牵了妹妹头的小手,在喷泉里穿行,在湖边漫步,脚踩数不清的海蛎子壳,迸发出清脆的“喀嚓”声……湖水蒙了一层雾气,我看不清湖面,就像我仍然看不清这座城,但是,我已决定要开始喜欢上她。

就这样,爱上一场城市的微距旅行,我重新发现了深圳,发现了这座城。感谢蓝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