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遥地>吉林>长白山>游记/攻略>正文

曾经三千里

作者:一去二三里2016-11-132071

“高句丽”,这三个字,对于东北亚来说,实在是太古老、太凝重、太斑驳陆离了。没有一个古代民族,能如此地揪扯着现代不同民族、不同地域人们的心。那古城,那古碑,那千回百转的江河,依然飘荡着一股豪情,诉说着两...

 

“高句丽”,这三个字,对于东北亚来说,实在是太古老、太凝重、太斑驳陆离了。

 

没有一个古代民族,能如此地揪扯着现代不同民族、不同地域人们的心。

 

那古城,

 

那古碑,

 

那千回百转的江河,依然飘荡着一股豪情,诉说着两千年前的壮哉伟业。

 

高句丽从公元前37年建国到公元668年亡,历705年。

 

最盛时,“东西三千一百里,南北二千里”。

 

那是一个充满浪漫色彩崇尚英雄的时代,

 

高句丽以吞吐日月的磅礴气势发展,

 

民族的精神使人的生命以超常的方式燃烧。

 

那七百年,正是东亚各民族生机勃勃的年代,雨后春笋般涌现出难以数计的卓越王者。

 

他们或经天纬地辟土开疆,或提虎狼之师逐鹿中原。

 

在多民族的大家庭中,每个成员都有生存和发展的权利。

 

高句丽称雄东北或觊觎中原,是一个民族内力的聚变反应,是一个民族精神的升华和宣泄。

 

东北的东胡、肃慎、秽貊三大族系,有两个先后入主中原,在多民族的大家庭中轮流坐了一把“庄家”。

 

而维系几百年的高句丽,二十几代呕心沥血披坚执锐,却被挡在长城之外燕山之东。

 

莫非是历史不公,还是命中注定?

 

遗憾也是一种淡淡的美丽,

 

高句丽以坚韧不拔的精神一次又一次崛起,在天荒地远的东北称雄,

 

但始终没有进入花团锦簇的中原,

 

它生不逢时,遭遇了盛唐。

 

数百年的风风雨雨,

 

终于无可奈何地有了一个了断,


荒却白山老却春,

 

成败沉浮迹已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