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遥地>吉林>长春>游记/攻略>正文

在东北(三)有一种人生,在长春

作者:vivi小悠茶茶an2015-12-028898

2009年5月28日 吉林 长春相比于哈尔滨和沈阳,长春是个不那么热闹的省会城市。宽阔的街道干净笔直,天空清丽明朗,四处弥漫着青草的芳香。行人无多,路也不拥挤,只在繁华的重庆路上,时髦而高挑的长春女孩儿迎面走...

2009年5月28日 吉林 长春
 
相比于哈尔滨和沈阳,长春是个不那么热闹的省会城市。宽阔的街道干净笔直,天空清丽明朗,四处弥漫着青草的芳香。行人无多,路也不拥挤,只在繁华的重庆路上,时髦而高挑的长春女孩儿迎面走来,她们正用灿烂的笑脸迎接着初夏的来临。
我不喜欢长春的博物馆。除了设在一层偏厅里少的可怜的几件展品外,这座打着“吉林省博物院”名号的建筑,在我步入的那一天,几乎成为了所谓“民俗艺术家”的练摊专场。有卖雕花葫芦的、现场画扇的、卖石头和砚台的,不一而足;招呼声、吆喝声、叫卖声、讨价还价声络绎不绝。看到东丰县农民画的摊位,过去随口一问,这位“刘老师”竟掰开五根手指——五百大洋。吓退两步,连连摆手。回想起在西安无意寻见的户县农民画,同样朴素、生动、热火朝天,充满了浓郁的生活气息。我一口气买了十张,总共却只有人家单价的五分之一。这位“刘老师”翘着二郎腿,带着种不可一世的表情朗声道:这可是全国获奖的!美国人花5000美金买我的画!!……我只能飞速抽身现场。是的,身后这座三层建筑已跟历史和文物无关。
 
或许,长春把全部的研史精力和热情,都放在了伪满洲国皇宫博物馆里了吧。
当我独自走入这座昔日的“皇宫”,在高大轩敞的大厅里戴上耳机时,自动讲解器里发出了极富磁性的男人嗓音。有点点惊讶,因为这声音听着有几分王刚,而断字断句的风格,又颇似赵忠祥。这两个老男人,都拥有着我最欣赏的嗓音。想起以前在各个景点租用过的讲解器,故宫、陕博、龙门石窟…一律专业而冰冷,尽职尽责却毫无温情,像个没小费拿的导游;更别提兵马俑的讲解器,简直让我丧失了继续参观的勇气。然而这天,耳边的他,就像在做一期《国宝档案》节目,认真、细腻而极富情感地娓娓述说着,不时发出感叹、提出设问,把溥仪——这个末代皇帝的一生徐徐展现在我这个唯一的听者面前。 
“……好,就让我们,一起来走入这段历史。”
 
在后海散步时,曾无数次经过的醇亲王府,正是当年溥仪的出生地。1908年,在慈禧临终前的安排下,3岁的溥仪登基为帝,这是他人生第一次坐上皇帝的宝座。此时,历经300年的清王朝正走向风雨飘摇的末年。1911年,辛亥革命全面爆发。次年初,溥仪被迫退位,宣告清王朝及中国社会延续2000多年的封建帝制的灭亡。此时,溥仪被允许继续居住在紫禁城内,并保有皇帝的头衔。1917年在天津,溥仪受康有为等“保皇党”的怂恿,宣布复辟帝制,第二次成为皇帝。此举引发了全国上下一致的抗议和声讨,仓惶中,溥仪只得再次宣布退位。1924年,军阀冯玉祥派兵闯入紫禁城,逼溥仪出宫,史称“逼宫事件”。在一段颠沛流离的日子后,溥仪在日本特务的挟持下前往天津。此时,日本国内各大报刊均报道了“逼宫事件”并表示同情,为其后的建立和操纵伪满洲国政府造势。


虽然对清朝皇帝一向没有好感,更对这个丧权辱国的末代君王没有一丁点同情,然而,作为一个人,他所经历的起起落落的一生,在时代浪潮的汹涌起伏中,就如一叶孤舟,时而被浪涌上巅峰,时而又被打入低谷,不能不引发后人的感慨。溥仪晚年说过一句话,“人——是我这辈子认识的第一个字,却花了一生才明白其中的道理”,值得深思。
的确,与日本侵略者同流合污,使溥仪背负了无法洗刷的历史罪名。然而,谁又记得其中的一段辛酸往事?
1928年,驻守河北蓟县的军阀孙殿英,以军事演习之名围封了马兰峪清东陵,施火药炸开慈禧和乾隆的墓,将陪葬品洗劫一空。这个混混出身的孙殿英,被无数的金银珍宝照花了眼,光是拉宝贝的火车皮就满载数厢。年轻的溥仪获知此事,气得发疯,即刻写信给蒋介石,要求严惩孙殿英。此事在全国引发轩然大波,而孙这个小人,赶紧殷情地拍起了蒋的马屁,除了奉上稀世宝物“九龙宝剑”,甚至连慈禧口中所含的夜明珠,都献给了宋美龄镶鞋子。蒋介石也是一介小人,非但没有处罚这个挖人祖坟的“东陵大盗”,竟然还给他升了官——可想而知,溥仪几乎气到吐血。对国民政府完全丧失信心的溥仪,发誓要复辟帝制,因为只有这样,才能维护祖宗的尊严,以自己的双手,亲刃仇人。而最后,他所能选择的,就只有投靠日本侵略者。 
1932年,在日本人的扶持下,溥仪成为了“伪满洲国”执政,定“都”长春;并于1934年称帝,改国号为“满洲帝国”,坐上了人生第三次的皇帝龙椅。也就是在这座日本人出资修建的皇宫里,溥仪与日本侵略者签下了出卖东北主权的《日满密约》、《日满议定书》等丧权辱国的条约。


然而,在日本侵略者的操控下,这个傀儡皇帝并不好当。
日本特务而皇之地坐上了所谓“伪满洲国政府”的总管之位,对溥仪的一举一动进行着严密的监视。溥仪不仅完全没有自主处理“政务”的权利,连父亲携妹妹前来长春恭贺溥仪“登基”,都遭到日本人的反对。从此,这个昔日的醇亲王、如今年迈的老父,再也没敢踏入长春半步。日本人甚至“操办”起后宫之事。在迎娶日本籍女子的建议屡遭溥仪强烈拒绝后,日本人把目光转向了溥仪的弟弟溥杰。终于,当溥杰与日皇亲族女子成婚后,日本人逼迫溥仪修改了“伪满洲国”登基法,宣布皇帝的兄弟、以及兄弟之子都可以成为皇位继承人。日本人赤裸裸的贪婪正步步紧逼,企图吞噬中国领土的狼子野心昭然若揭。


1945年,日本战败。在出逃的路上,溥仪被苏联红军虏获,并被带往苏联。
1949年,新中国成立。此时的溥仪宁愿呆在苏联,生怕回国被共产党处决。然而,新中国也给了他新生的机会。1950年,溥仪被押送回国,于旅顺战犯管理所内,开始为期10年的劳动改造。狱中,溥仪写下了轰动世界的《我的前半生》。1959年,毛主席亲自批示了特赦令,溥仪出狱,成为了一名正式的中国公民。次年,国家为溥仪安排了工作。1964年,溥仪进入全国政协资料委员会任研究员,并担任了全国政协委员。晚年的溥仪,和第六任太太过着幸福平和的生活,最终于1967年因病去世。


纵观这个末代皇帝的一生,从衔金含玉出生的人上人,成为受人操纵的傀儡皇帝,再到劳动改造的阶下囚,最后获得新生——成为新中国的人民群众中的普通一员。不知咀嚼这样的人生,是如何一番滋味?金碧辉煌的宴会厅里暗藏杀机,往来的各国政要、军阀特务、富商名媛心怀鬼胎,优雅的华尔兹旋律带起见不得光的脚步,觥筹交错间的满面笑容却牙关紧咬,轻易说出的一句话或许就能涂炭生灵万千... 无论情愿或不情愿,被推向舞台前沿的人呵,请谨慎选择角色!不成英雄,即是小丑。
溥仪的选择,正是做了一回历史的小丑。浓妆重彩地踏上宝座,心怀天真的“梦想”,一跌再跌,直到头破血流、摔没了自我。


至此,我要说的溥仪结束了。
值得一提的是,孙殿英之子孙天义,后来成为了西安外国语学院的教授、院长。
在伪满皇宫的一个展厅里,我发现这样一组照片,照片上的人,曾经是伪满洲国的各个“要员”。其中的罗振玉,伪满洲国的监察部长,一个非常迂腐的老头,一直坚持着见溥仪行三跪九叩大礼。也正是他,为甲骨文的几千年后的惊现于世做出了重要贡献。所以,拍下他,作为纪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