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遥地>新疆>乌鲁木齐>游记/攻略>正文

南疆见闻

作者:亚父2017-09-018763

北疆游览了14天,结束北疆之行我们回到了乌鲁木齐,这个时候就开始为到南疆的行程展开了一场争论,有人说他的朋友跟他讲,南疆才发生暴恐的事件,我认为我们在新疆都没有听说这里有爆恐活动,难道内地比我们更清楚一...

       北疆游览了14天,结束北疆之行我们回到了乌鲁木齐,这个时候就开始为到南疆的行程展开了一场争论,有人说他的朋友跟他讲,南疆才发生暴恐的事件,我认为我们在新疆都没有听说这里有爆恐活动,难道内地比我们更清楚一些吗?我盘算好我们有三个人可以跟我一起到南疆(尽管其中一个朋友对风景的欣赏没有跟我合拍,我曾带大家到禾木村,他认为这么一个小破村实在没有看头,所以他早上根本没有去看禾木日出,但他答应到南疆,我到最后还是后悔带了他,居然喀什民居他也认为一点都没看头,直接成了我们的反对派,人说没到喀什等于没到新疆,没到老城等于没到喀什,这样被他拖后腿,没看成喀什老城实在是一个巨大的损失,以致后来到轮台胡杨林他也反对,好在其它三个人坚持要去,这才促成出行胡杨林)这时我不得不说我还有几个四川朋友此时正自驾到了贾登峪,她们其中有一半的人认为喀纳斯门票贵,景区车票贵,于是在贾登峪住了一晚上,便要放弃喀纳斯,我听到后觉得这真是一个笑话,劝她们还是必要进来看看,不然会后悔一生,所以说出门选对人才是成功旅游的最大关键。最后,有7个人放弃了南疆,我们四个人直接就从乌鲁木齐到了喀什,开始了南疆之行,我的计划是先到喀什,然后到塔什库尔干,到边境红其拉甫,再转和田,之后从沙漠公路到温宿、库车、轮台一线。

开往南疆喀什的火车上,和北疆相比维族人员明显多了起来。

一位和蔼、睿智的维族老人,使我不由想起库尔班的坚韧、阿凡提的机敏。

新疆最大的清真寺艾提尕尔

多大的漏勺啊!

在噶尔古城见到的孩子们,,我本来带有巧克力,后听当地朋友说,维族孩子的父母不太喜欢这类食物,怕有的食物中带有大肉油脂,于是我就没有拿出巧克力,只要他们感受到我的善意就好!


我们从喀什直接奔向塔什库尔干,在那里主要是到中巴边境红其拉甫,中国最西边的国门这里就是喀什边防支队办理边境证的地方,无论你在家乡还是何地办过边防证(除非上面标明红其拉甫边防站),还是得到这里办一个,女士55岁,男士65岁免办,凭身份证到边境,图中左边挂牌的那间办公室便是办证厅,早上9点开门。这里要说一下,新疆和内地时差2-3个小时,一般每天天黑大约是晚上9-10点钟,早上天亮8时左右。

白沙湖与白沙山,山是湖水冬季干涸时,大风将湖底积沙吹刮到上面去的,形成白色沙山。现在据说修了水库之后湖水不再干涸,也许多年之后,沙山也许会慢慢消失,这就是人类盲目活动的后果。

新疆可以说是红土之乡,到处可以看到红色山岩,很漂亮的

这里可以远眺那个像钢盔般圆顶的慕士塔格雪山

在塔什库尔干县到红其拉甫的途中,美景如画!

这是我朋友拍的一张照片,很有意思,巴国的兄弟喜欢向中国游客兜售石头,他们常用生硬的汉语大声喊:我的朋友,请过来看看,看看这些石头有你需要的吗? 

在从红其拉甫返回途中经过慕士塔格冰峰,我们决定爬它的四号冰川

当然又是我第一个爬上去,先拍为快!


这里人少,就那么几个人,正好散心,看奇景,



库车是南疆的南大门,美丽的独库公路就是在这里起点,独库公路每年有近四个月不通车,积雪据说有半人高,库车的维族人口约占百分之90以上,这样来说语言沟通就有很大不便,我想到了秦始皇统一六国要求车同轨、书同文,国家解放60多年,居然还有这么多人不懂汉语,这我就不明白了,除了一些上学的小孩会一些简单的汉语,成人从来不和我们讲汉语,极少部分维族朋友会很热情的沟通(一般都是和内地做生意以及政府机关工作人员),但大部分感觉有隔阂,一般是互不相干,略带防范之心,乘公交时很明显,我边上有空位,但一些维族妇女宁肯站着也不坐,所以要说民族和谐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库车有许多景点值得一看,所以我们在库车住了三天。第一天一到库车就遇见了库车维族赶大集。

库车王府

王府的诵经礼拜堂。

县城居然有BRT,这可是太罕见了,库车它还有飞机场呢,谁教新疆版图那么大呢!

南疆维稳力度非常大,投入也十分巨大,所以十分安全,这是南疆农村的维稳标语,顺口、很有意思

库车有名的大馕,价格不贵,三元五元一个,可口耐放,是维族人常年的食品。

在库车,特地游览了库车大峡谷,也叫天山神秘大峡谷,这是一个奇特的地方,整个峡谷是由千百年来水流冲击而成,直至今日,如有下雨,景区都会关闭,因为曾发生过游客遇大雨被峡谷中瞬间洪流卷走的事情发生!峡谷的红土加上晴日的照射,会形成感动人心的金红色峡面,既然来了南疆,这可是一处不可漏掉的景区。


这地平,让人难以想像是天然雨水冲积而成,太平整了!

克孜尔尕哈烽燧遗址,这个烽燧已经申遗成功,所以它属于世界级的了,就这,三个朋友还不想进去,就我一个人免票进去了,看了这个景色,我替他们感到遗憾。

这个石窟新开发没有对外开放,我一个人进去时,恰逢几个新疆历史所的教授进入,我也便顺理成章的跟在他们后面进入了石窟,居然还可以拍照,还可以闪灯

出了克孜尔尕哈遗址,我们又来到苏巴什佛遗址始建于公元300年至1000年,是西域保存至今规模最大,最完整,历史最悠久的佛教建筑群遗址,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它是古龟兹地区的重要佛教建筑群遗址,展现了丝绸之路上古龟兹地区长期作为西域佛教传播中心的历史。可见历史上西域龟兹国也是流行佛教的,如今的库车也就是当年的古龟兹国。

在库车第三天,我们驱车来到南疆轮台县,进入著名的沙漠公路,去看胡杨林

半道上遇见维族女士在采摘棉花,经常这个季节很多内地农民兄弟也到新疆采摘棉花,新疆棉花长得很矮,采摘十分吃力,很辛苦的!

这就是著名的沙漠公路起点——塔河

轮台胡杨林今年湿气大,很早树叶就开始脱落了,按照往年的习惯十一月看胡杨,估计胡杨的叶子都要掉光了,与额济纳胡杨林相比,这里密度较小,树木稀疏,但面积可就比额济纳大多了!唯一让人受不了的是大蚊子太多了,人一进林子,大咬蚊子就如轰炸机一般轰轰隆隆俯冲下来,我在头上戴了帽围了户外头巾,加上墨镜,还得不停地喷驱蚊剂,穿的冲锋衣,上身防护较好,单裤不断被蚊子长嘴叮进去,叮一口如针扎,又疼又痒,难受至极,赶紧拍拍片子抓紧时间逃跑!

看完轮台县胡杨林,我们的南疆之行就算告一段落了,这次终于成功的转悠了南北疆,大家毫发无损,我也就落下心来,把大家完整的带回了家,告别了新疆后,我觉得还有再来的必要,新疆及西藏多次之行,我个人感到时机要选择好,同伴要选择好,这次虽不尽人意,但时间还久,还有机会再来,西藏我已去过五次,真是无意再去,但想到林芝的桃花、阿里的古格,仍然有一种冲动,新疆来了三次,一想到春季的伊犁之花,杏花沟,一想到喀什的古民居,大峡谷,也是割舍不下,于是便有了第四次新疆、第六次西藏打算,走着看吧,也许走着走着又走到这里来了,也许会看到更多新东西,见到更多新朋友!